別再試了,你說服不了我的, 我就問一句: 槍決執行了, 有交代李曉明為何要殺人嗎? 如果沒有, 整個故事就是沒頭沒腦斷章取義, 所有的情緒、論述都是無病呻吟, 演員再精彩 《我們與惡的距離》 在我眼中還是次品, 罪與罰這樣的題材多了去, 去看看東野圭吾的 《手紙》、《空洞十字架》, 去看看韓劇去年的《過來抱抱我》, 今年剛上的《美麗的世界》… 整個差得遠了,怎麼就上天了呢? 根本是《天黑請閉眼》2.0, 同溫層抱團取暖的病態事件, 大家開心就好。 補充: 有許多方式可以處理,讓李曉明這角色完整成立,但又不影響目前建立的對法律之解讀、把關、執行之檢視,最理想的一種處理技巧是著落在李家父母的回溯上,是單一事件殘留的影響、或親子、家族關係被忽略的矛盾,都可以非線性的敘事技巧去拼接、組裝,這個心理背景與所有牽涉在故事裡的人物都息息相關,沒有可以含糊帶過的空間,這個都說不明白,對想闡述的議題能關照得多全面多通透,我真的無法相信,充其量就是一些創傷後症候群患者的歇斯底里,處境是為戲而戲,情緒缺乏脈絡說明就是原地打轉,這都是很沒有整體駕馭能力(或企圖、誠意)的創作者才會犯的錯,簡單地說,這是一個以知識份子的傲慢自說自話出來的結構淺薄、零亂的作品,我完全入不了戲,遑論感動。 原地打轉到那樣明顯的劇本,居然被吹捧成那樣,我是第一次見識到台灣該圈同溫層操作的強大實力,嚇得我噤聲了好一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