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我們與惡的距離》無差別殺人與網民文化

2019年4月13日 00:05
可能會有人說怎麼又是這種文章,但我實在不知道要發甚麼版啦所以就放這吧 對不起我也蠻懦弱的,於是放來匿名平台,因為我媽看到可能會覺得我在做多餘的事情,我也不想讓她擔心畢竟要期中考了,不過要是不小心被認出來我不會否認的(?) (要是有不符合事實的地方歡迎糾正!) 文長,以下 ---------- 到底甚麼是好人,甚麼是壞人? 自從鄭捷殺人案、小燈泡事件發生後,隨機殺人進入了公眾的視野,探討此議題的作品接二連三地推出,不論是小說《無恨意殺人法》,或是最近熱播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藝術作品探討的角度漸漸地不再聚焦於被害人,同時也開始關注加害人的心理狀態與動機,希望找出犯行的原因,並加以預防。 無差別殺人。意即殺了誰都無所謂,只要能達到目的就好的殺人行為。不管是一心求死的鄭捷、陳昌,還是下定決心此生要做一件大事的李曉明,對他們而言,手裡的亡魂是誰,沒有區別。 但是為甚麼呢?為甚麼想離開這世界、又為何要拖一群無辜的人陪葬呢? 所謂「事出必有因」。王赦,還有現代的許多律師、專家想要搞清楚的,就是藏在他們心底的原因。 現今的台灣社會,人人都可以躲在鍵盤和螢幕後面留下攻擊與謾罵的字眼,透過社群軟體與媒體向執法人員施加壓力,彷彿處死了一個鄭捷,從今往後就不會再出現一個陳昌;把王景玉關進牢裡,別的城市就不會有李曉明的存在。 李曉明執行槍決後,王赦的肺腑之言深深打動了我。他說:「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要靠殺人才能撫慰人心?太荒謬了。為甚麼不讓他父母見他最後一面?這合法嗎?合理嗎?合情嗎?」是啊,或許合法吧,畢竟法務部都出面說明了,人權保障已臻完備。但於情、於理呢? 我沒有遭遇過被害者家屬的痛,我也希望永遠都不要經歷。所以我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真的感同他們的身受,我也無法換位思考,揣測如果是我站在他們的立場,有沒有辦法真的放下、甚至原諒。被害人家屬會說,我們這些局外人很殘忍,因為我們無法理解他們對於加害人以及加害人家屬的恨有多麼強烈。可是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這些社會事件及電視劇,同時看到雙方家屬的心情,我想我如果是被害者家屬,一定也會無法原諒吧。 可是我可能會想要試著放下對加害人家屬的恨。就像李曉明的媽媽說的:「沒有一個父母會花二十年去養一個殺人犯。」 我不是當事人,我沒有資格為那些人的決定做判斷,但身為一個新聞媒體的觀眾,最讓我難過的,是報導中曝光度不知道為甚麼比辯護律師高、意見也比精神科專家和法學專家更被重視的,所謂的「網友」們。在網路發展蓬勃的現代,社交媒體佔據了幾乎所有的消息來源及傳遞管道,民眾的聲音也大多由此發出,就像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一樣。但可怕的是,沒有人認為自己應該要為這些評論負責任。有某個網紅輕生,網友們就開始無端猜測「啊,可能是因為感情問題吧!」然後開始肉搜該網紅的伴侶,如果對方的帳號剛好是公開的,每一篇貼文下面的流言就會馬上暴增,其中必定充斥各種謾罵及羞辱的言詞,且絕大多數為未經查證的惡意構陷。 滿足了嗎?鍵盤殺手們。今天你們又實現了一件社會正義哦! 怎麼就有人這麼閒呢?能花時間去肉搜,沒時間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在做的事情是不是正確的。 比無差別殺人更可怕的,是不負責任的惡意批評及連帶造成的輿論壓力。 三年A班的柊老師,最後一堂課的課題就是這個:在口出惡言以前,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正確答案就會出現了。 語言是工具,幫助人與人之間建立連結,但同時也能成為利器,殺人於無形。 罪人不一定是壞人;自以為是的伸張正義也不一定就是好人。我不懂法律,也不是心理學家。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跟大多數人一樣,我的資訊來源是媒體報導、網路文章,和相關題材的書籍與戲劇。我贊成殺了人就應該要被判刑,但法律不應該被用於安撫人民。在犯人脫口真正的原因之前,倉促的執法換來的只是研究人員日後更漫長的無所適從。 因為殺了他們,我們就甚麼都不知道了。
愛心
99
.回應 12
熱門回應
自以為是的社會正義不過是民粹,另一種殺人的方式罷了。無法改變所有社會大眾,只能期許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共 12 則回應
自以為是的社會正義不過是民粹,另一種殺人的方式罷了。無法改變所有社會大眾,只能期許自己不要成為這樣的人
認同妳 不過不討論內容 單純覺得原po文筆很好 雖然沒有太多華麗辭藻 但用字遣詞很打動人心
原PO -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B1 真的,憑一己之力是不可能改變大環境的,但可以從自身出發,只求能影響到愈多人愈好 B2 謝謝你的認同!(居然覺得我文筆好 好感動qwq)
大家都覺得匿名可以愛說什麼就說什麼 不經思考 打打鍵盤批評別人 就可能對一個人造成傷害 我們都不是當事者 又有什麼資格評論他人 柊一颯:「自以為是的正義聚集在一起,可能會奪走別人的生命」 然而正義魔人是越來越多..... 真的很推3年A組跟我們與惡的距離 唉 (歪樓一下 原po 是柊才對
原PO -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B4 沒錯!正義魔人真的是這個網路世代出現的最可怕產物!(感謝糾正,已更改~)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我看完這一集,最震撼的是這句話 王赦說為什麼要審個好幾年呢? 在事件發生的當下,我們一人一刀捅死他就好了 我也正在思考 所謂的正義到底是什麼? 但推原po最後一句 殺了他們,我們永遠不知道為什麼 只有一日防賊,沒有千日防賊的
原PO -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B6 那句話真的很震撼!花了一堆時間調查跟開庭,最後卻為了安定人心匆匆槍決,律師跟家屬的絕望無助真的難以想像。
明新科技大學
妳的文筆真好 也寫出我內心的聲音 社會太亂 大家口中的社會正義是什麼 如同王赦說的 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 有標準答案嗎? 還是大家只是一頭熱的站在世俗體制跟角度去實現他們自己認為的正義。 像妳所說我們都無法完全在被害者家屬的角度看待,甚至我們也不希望有一天成為之。 我看到王赦跟其他法扶律師在多麼努力的情況下只為了找出真相原因,當他衝進法院後,知道當事人已被處死的那幕,我也跟著大哭,我曾經也是罵著這種人該死的人,但我突然不知道什麼是社會的正義... 我突然發現有太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樣,我更重新審視自己對於執行死刑的立場,我的確仍支持死刑,但我不情願看到法律成為另一種殺人的工具、成為政治的手段,如果能夠防止各式各樣的殺人案件,這世界才不會只有以命換命的方式來撫慰人心,因為我們知道,即使殺了殺人犯,那些破碎的人心破碎的家庭,也不會再完整了。
原PO -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B8 謝謝肯定,讓我有繼續寫的動力了XD 不得不說公視的戲真的厲害,每次都能以最客觀全面的角度讓觀眾接收到他們想傳達的訊息。對於廢死,其實我以前也一直在掙扎自己該採哪個立場,但這部劇幫助我確立了自己的想法,也更完整地了解各方的聲音和各自的難處。 至於甚麼是正義,我想大家現在都很迷惘吧,但時間會給我們答案的!希望這部戲真的能為台灣社會帶來一點改變。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21日 03:00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看完覺得,真正造成問題的是我們對社會的冷漠與無知,事情的真偽沒查清楚,就在那邊攻擊人。 身旁的同學經歷過類似的事,被匿名攻擊到飯吃不下,睡不好,整日活在恐懼中,為何不是當事人,講得自己很像清楚事情的過程,隨意下定論,除了肇事者,其他無辜的人也被潑及。 言論自由是我們的基本人權,但他不是去傷害人的藉口。 終於有人討論到這個問題了~
原PO - 國立中央大學 英美語文學系
B11 謝謝你~嗚嗚看到你朋友的故事覺得好難過QQ 說實話,我覺得談論法律或媒體對於我這種普通沒有背景知識的大學生還是太遙遠了,只能從觀眾的角度來講希望媒體現況能夠改變。所以才把重點放在離大多數人比較近的網路評論,畢竟一個人改變不了大環境,但可以從自己和身邊的人做起!希望在社交網路科技發展的同時,人們的冷漠不要與時俱進,而是能時刻保持人情味和同理心,讓網路成為工具、橋樑,而不是傷害別人的兇器。
馬上回應搶第 13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