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與惡”之後更加堅定支持死刑

2019年4月14日 02:47
我們的社會就是需要有人做為一個載體 在一個事件中承載所有人的怨念 壓力 並且負責平息它們 這個人就是事件的加害者 解決的辦法就是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 死刑也只是一種形式 以加害者的死亡為代價 覺得不應該過度的把犯罪預防的部分拿來跟法律的執行混為一談 加害者的心理 動機 環境影響 全部都可以歸納在犯罪預防的一部分 但這跟怎麼執行刑罰是兩回事 之前就已經說過了 牽扯到人命重大案件中的加害者 判他死刑 對所有人才算有一個交代 受害者家屬不會再因為加害者活著而承受壓力 加害者家屬不會因為他活著而承受外界壓力 社會大眾也得到交代 犯罪預防的部分也跟他死活無關 覺得不應該過度放大某些人的人權 在某些情況下 人權要被部分忽略 比如殺人犯 我們的社會 就是需要像清除漏洞 bug 像挑掉米蟲一樣 掃除這些不應該活著的存在 當加害者付出生命代價伏法時 我們要保持平靜 甚至要有一絲絲的感激 因為社會需要他們付出生命的代價從我們身邊消失 有些人就不應該跟我們呼吸一樣的空氣 踩在一樣的大地 搭同一班次的捷運 社會敗類被清除才不會造成社會負擔 非常正確 人就是要遵守一定程度的社會規範才能被社會所接納 不服從 就離開 換一個社會或到沒有社會的地方 倘若危害社會 就掃除 “掃除”這個詞我用的非常精準 過年大掃除就為了讓家煥然一新 讓家的成員過的更好更舒適 社會也一樣 需要不定期掃除 社會上的每一個人才能過的更好更舒適 死刑 很棒 能不能降低犯罪率 那是兩回事 沒有人敢保證大掃除完家裡就一定不會變髒 但是還是要掃 同理 沒有人敢保證死刑跟犯罪率的關係 但是他們還是得死 給社會上的每個人交代 給社會交代 乖乖的被清除 掃除 排除 我們的社會 就是需要一定程度的死刑
熱門回應
國立東華大學
你聽起來很反社會,這種言論很犯罪高危險族群
我不認為犯罪預防和執行刑罰是兩回事 犯罪預防又怎麼會跟死活無關 把人快速處死了要如何研究犯罪心理 與惡的重點從來就不是廢死 是在執行刑罰之前應該要做到犯罪預防 他追求的是程序的正義 也沒有所謂過度放大的問題 在這部戲之前犯罪預防 一直都是處在比較弱勢 這部戲之後才受到較大的關注 你的論點有點眼不見為淨的概念 大掃除清了讓家煥然一新 你覺得你家所見之處乾淨整潔 但你真的確定是乾淨的嗎 對 沒人保證會不會再變髒 所以當它每次髒了我們就再掃一次 就像每次殺人事件發生 我們就再殺一次 變髒的原因只是因為時間因為環境嗎 還是其實我們從來就沒有把髒的源頭清除 我們想追求的是改變 而你追求的是一個交代
塔倫特縣學院
我反對死刑 刑罰不該是以牙還牙 而社會對於這個犯人 也有一定的責任存在 犯人若被判死 但生前若沒有財產的話 被害者(家屬)很可憐 得不到賠償 還不如徒刑 讓犯人在監獄裡強制工作中的部分所得 以及回歸社會後的部分所得 賠償給被害人 改善他們的生活
共 66 則回應
國立臺灣大學
我反對死刑 支持殺人者要被每天凌遲傷害到他自然死亡的那天 每天被鞭刑個幾下也是不錯 死刑太便宜他們了
塔倫特縣學院
我反對死刑 刑罰不該是以牙還牙 而社會對於這個犯人 也有一定的責任存在 犯人若被判死 但生前若沒有財產的話 被害者(家屬)很可憐 得不到賠償 還不如徒刑 讓犯人在監獄裡強制工作中的部分所得 以及回歸社會後的部分所得 賠償給被害人 改善他們的生活
國立東華大學
你聽起來很反社會,這種言論很犯罪高危險族群
b1 這我反而反對 沒必要虐待他 直接給他死就好了 b2 妳真的知道受害者要的是什麼嗎?錢?賠償? 錯 他們要的就是加害者死 加害者一天不死 他們度日如年 每天承受痛苦和壓力
我個人認為 死刑是一種懲罰 就像小時候老師常對我們做的 做錯事會有懲罰,最對事會有獎勵一樣 依照你做錯事的輕重程度有所不同的懲罰而已 但是我認同死刑犯應當先付出勞力償還債務給被害者,再處於死刑,這樣對於被害者家屬也有所交代。建議死前應當見父母最後一面,向父母懺悔!
我剛剛也看與惡的距離 我也支持死刑,很多人都不懂真的被傷害的感覺。 我國小的時候被一個男子性侵,我那時候過的實在是很痛苦,在我大學的時候我接到警察打給我的電話說:這個人被抓到而且在他的電腦裡找到我的資料,希望我能去警局協助調查。 我去警局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受害者不只我一個人,其他人也都是國小、國中生。 這兩年我常常跑法院作證,一直要重提當年的傷疤。 但是最後也只是判個20多年的刑期,真的不懂這種人到底還有什麼權利談人權。 他們有什麼權力可以來破壞別人的人生? 大家一定覺得我談的跟死刑的嚴重度不一樣,但我只想說那些不是殺人犯的人難道就不應該死嗎?他們的行為也是間接抹殺被害者的一切。 如果大家覺得我是編的請去查 「狼師3C誘淫25童 重判28年」
塔倫特縣學院
B4 死了又如何,生活還不是一樣難過 其實你根本就不在意被害人 你只想滿足你那可笑的假正義而已
我不認為犯罪預防和執行刑罰是兩回事 犯罪預防又怎麼會跟死活無關 把人快速處死了要如何研究犯罪心理 與惡的重點從來就不是廢死 是在執行刑罰之前應該要做到犯罪預防 他追求的是程序的正義 也沒有所謂過度放大的問題 在這部戲之前犯罪預防 一直都是處在比較弱勢 這部戲之後才受到較大的關注 你的論點有點眼不見為淨的概念 大掃除清了讓家煥然一新 你覺得你家所見之處乾淨整潔 但你真的確定是乾淨的嗎 對 沒人保證會不會再變髒 所以當它每次髒了我們就再掃一次 就像每次殺人事件發生 我們就再殺一次 變髒的原因只是因為時間因為環境嗎 還是其實我們從來就沒有把髒的源頭清除 我們想追求的是改變 而你追求的是一個交代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如果你不是反串 我還真的覺得你的言論極其恐怖 這就是為什麼知識很重要吧 術業有專攻 如果是由民眾來主導專業領域 這個世界早就毀滅 雖然現今普遍輿論都顯現民智的低落 B6 任何受害者的經歷都是令人心痛的 沒有人能完全體會另一個人的傷痛 但多少能理解憎恨一個罪人的感受 可是廢死絕不是輕視受害者的傷害 念過法律就會知道為什麼要談人權 如果我們可以輕易剝奪人權 那法律與那些犯罪的差異何在? 如果不能在尊重人權下進行判刑 那這些判決的意義又何在? 無罪推定原則講求證據 以防止先入為主的偏見 當然這對原告來說可能是一段很漫長的路 可是如果法律不夠理性 那麼這種制裁力有何公允? 另一觀點來說 多數罪犯是在人生的某個叉路走歪 可能是社會或是家庭影響之(性格養成) 這些案例可以從很多實務經歷上獲知 雖然他們是窮凶惡極的犯人 可是總有個環節他們是處於弱勢 而這個社會責任必須由體制扛起 但受害者或許沒這麼偉大 也不想成為改善社會下的犧牲品
東吳大學 音樂學系
很多人和媒體,在螢幕前面,以同情受害人為名,消費死刑,也銷售他們廉價的正義感。然後再以所謂正義,不斷擴大打擊對象,把一堆本不該負責的人全捲進去。 B0 死刑有存在的必要,但死刑乃生命刑,為不可逆之刑罰。因為這樣的結果,所以司法在審判上必須更謹慎嚴謹。然而,今天國家機關為了撫平「一時的民怨」,而將一個人「火速」判死、處死。這個人犯錯了,他真的病了,但我們卻無法讓他接受治療。 講一下私刑的部分,站在法治國家的角度,如果動用私刑,不也是變相在破壞我國的法治精神?那這樣和對岸的人治社會又有什麼不一樣?! 站在學理的角度,即便你說他無可救藥,教化什麼都是沒有必要好了,但這個可能具有研究價值的殺人犯將離開這世界,那我們的犯罪心理學和精神病學又如何能進步? 鄭捷被貿然處決就是一例,台灣政府在沒有細細探討背後的因素下,就因為為了轉移巴拿馬文件及選舉的政治因素,而貿然將他執行死刑,那這樣的處決動機是否政當?如果貿然執行死刑,我們所求的社會進步與風險降低,又要如何達成?!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看來樓主對機會成本、私人成本與社會成本完全沒概念。 民主法治是用來討好社會,討好媒體的嗎?
b11 後面兩個我不懂 應該也沒有想搞懂的意思 覺得用死刑討好社會聽起來還不錯阿 如果真能用死刑討好社會的話 b10 裡面死刑犯還那麼多 能研究盡量研究阿 但是他們還是得死阿 b9 我還是覺得可以剝奪 該謹慎還是要謹慎 但是還是覺得有些人必須死刑 沒有死刑的社會就算犯罪率真的很低我也不會想去 死刑 很好 討好社會 也無所謂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B12 你真的覺得殺人便死刑是利大於弊嗎?
b13 我沒有這麼講阿 我只是覺得死刑必須存在 必須執行 那什麼樣的人該執行死刑什麼樣的人可以給機會 我還沒想清楚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B14 那你這樣已經離理盲濫情不遠了。 反正不需要思考,只要一命抵一命,只要處死剷除這個人,就不會造成社會負擔。
b15 我不知道多久沒看過一命抵一命了 通常是殺好幾個人才死刑 法官要這樣判 那是法官的衡量 有問題也應該是法官的問題 但是死刑必須存在 總是會有情況是加害者必須死亡的刑罰 難道你真的認為不管做什麼事都不應該把人的生命權剝奪 把錯誤bug修正 漏洞排除 掃除社會髒污嗎? 很多時候人喜歡找原因 仿佛什麼人做什麼事一定有個來龍去脈一樣 可是根據我的經驗 有的人天生就是賤種 一出生就是畜生 不管什麼樣的環境家庭怎麼教育都沒用 他就是會犯罪 就是一定要傷害他人 真的不給他死他就給別人死 總是會有人死 死的不是他就是無辜的別人
其實我覺得無期徒刑,在監獄過一輩子比死刑更好 死刑感覺是給他們解脫
支持該判死就判死!了解原因當然重要 但有精神疾病就能逃死或應有的懲罰 對被害家屬也太難接受了...
B18你就不要有生病的那天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原Po一串下來的言論就是無知啊⋯⋯ 原來人家念了好幾年的法律或醫學 只要不符自己的知識和認知 就全都是假的、都是有問題的 法官判刑不用遵守法規、不用量刑 心理學都是無用之物 實務案例都是虛幻的 「沒有死刑犯罪率低的地方都不去」 這種還有什麼空間能真正討論議題核心? 反串?! 去年公投果然是證實民智問題的好例子w
支持或不支持死刑 老實說我沒辦法選邊站 這個世界上有太多不同的立場 對我來說這個問題找不到最佳答案 如果你說加害者不死 受害者家屬永遠活在痛苦中 那 死刑之後 他們從痛苦中被解放了嗎? 做精神鑑定 釐清犯案動機 做這些事情的初衷絕對不是為他們脫罪 可是你看 花了那麼多心力拍成這樣一齣劇 不願意接受的人還是不會接受
b20 我沒這麼說 你不用替我編故事 我管不著法官怎麼量刑 法律怎麼引用 我只管死刑存在與否 我不明白死刑存在難道會讓法官量刑困難?還是法源引用會出問題? 如果都不會 那死刑的存在哪裡不對?
真的要是受害者家屬才有資格說廢死 因為死的不是自己的家人 所以才會說的那麼雲淡風輕 連現在有死刑,還是很多人在殺人 那麼沒有了之後呢? 說真的那麼誰要負責呢? 廢死的人嗎?誰想用自己或者家人朋友的安全 去跟你賭所謂法官口中的可教化 說真的 如果大家都用精神疾病去逃避負責 那麼是不是今天我討厭誰 就先殺了他然後再去自首說我有精神疾病 這樣就可以逃過死刑 難怪台灣今年來動不動就殺人、砍人
b21
事實就是 受害者家屬親口說了 兇手不死 清明節永遠無法對死去的家人交代 兇手活著 他們一家永遠受痛苦壓力折磨 不止這一個案例 非常多數的案例 甚至並未判死刑的命案 受害者家屬到死都活在痛苦中 也有非常多案例是 兇手死刑了 受害者家屬真的就活得比較自在 彷彿脖子上的枷鎖解開了 燒香掃墓時也能安心跟親人對話了 活著的家屬就真的這麼想 真的就是要死刑他們才能解放 犯人不死他們活著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 永世不得超生 這些不是我編造的 那些家屬自己表達自己承認的 就算不相信我的推測 受害者家屬的肺腑之言總該有參考價值吧?
看了你的論述之後 我只能說 法盲真可怕
b25 死刑的存在又不是我創造的 也不是我在判刑 是要法盲什麼? 就妳們法律懂很多的人腦袋法條裝太多好像什麼事情都用法律解釋即可 可惜法律是最低的道德標準 不是唯一 代表法律之外的標準更多
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法律概論中就明講法律不等於道德 其中牽扯很多權利的概念 想論法律又扯其他標準? 所以到頭來也只是想講其他個人標準嘛 有法律知識的人案例不會看得比法盲少 受害者的想法他們會不知道? 你視法律為何物啊?情緒的出口? 多說無益ww
b27 是你視法律為何物才對 現在死刑就是存在 單論法律我講得更是對的 除非今天死刑被廢除了
新加坡國立大學 化學系
死刑存在你就是對的,三小
b29 屏科的同學自己講的 既然他要自己承認法律不會有錯 那照他的邏輯刑法裡的量刑的確有死刑 反而證明我是對的 死刑應該存在 本來我沒有要談到法律 是他自己法盲法盲的還搬法律出來 那我也沒辦法只好順他的意思講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