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屏東科技大學
去年公投反同也佔上風啊 民眾意見應該被尊重 但在專業領域上可能是一種傷害或累贅 必須說這議題很複雜 想要減少犯罪率 社會就要有所改善 不管是社會風氣或價值觀 像沙文主義、歧視偏見等遺害仍無處不有 民眾在其他專業領域的知識不足 又愛下指導棋、帶風向 這些無知和仇恨都影響著接觸的人 其身心靈會如何變化? 當發生一件重大事件後 人們才開始找戰犯 可是終究還不就是一種循環 根若不除,也只是壓抑一時 而這個根要除又是極其困難 所以報復主義也只是另一種逃避 更別說擁有死刑的國家未必支持報復主義 不然國際壓力是假的不成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