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慷仁:與惡結束了 我希望新的開始

2019 年 4 月 21 日
與惡結束了...我卻希望是新的開始... 我想...如果要用戲劇的張力與內容要討好觀眾...對呂十元來說一點都不難...她可是寫過終極系列的人啊... 一片好評的背後...還是有些聲音與批評...但這是當然的...畢竟單純從戲劇切入能檢討的層面非常廣,美術,攝影,剪接,編劇,導演,演員無一幸免的都可以被討論被喜歡與否... 但是親愛的朋友,這不只是這部戲存在的意義...因為在戲裡除了設定的戲劇巧合外...所出現的人物其實離我們很近非常近,或許就在幾年前出現過...或是在現在的新聞裡...也可能在你聽說的菜市場的八卦中...只是你不知道他們就是你的鄰居... 其實我們活生生的經歷過幾乎一樣的處境...而我們雖然不是當事者...可是我們就像是看與惡的觀眾一樣,當時就坐在電視機前面看著這一切發生...然後呢??? 還有人記得?可能吧...但是...如果說實話...也許我們早就忘了... 早就在當下的懼怕、憤怒與批判中...宣洩光了情緒,接著繼續過著平行時空中的日常生活...反正不干我的事... 而我一直在想與惡的出現並不是要給我們答案...因為故事的開始本來就沒有答案...直到最後也是一樣...一切的一切就跟我們的現實一樣... 新聞還是會播那些不營養的東西,誰叫你會去點閱,點閱率代表一切~ 你一樣會想潑屎在一些人權律師身上,因為他們在幫壞人說話~說著不是人話的法律條文~ 家中有著思覺失調的親人,你也一樣無法面對~甚至不知道如何面對~ 如果我們不去想,不去關心,答案一樣會繼續淹沒在吵雜的現實之中...等著下一次出現...然後接著...我們將再次看著他人流淚... 我們與惡的距離 The World Between Us #祝福身處其中的所有人能繼續勇敢地活著
文章來源 我的小心得 與惡的確結束了(聽說有要拍續集)但是社會的確要有轉變,重新思考死刑的意義與價值、受害者及被害者家屬、刑案的嫌疑人、思覺失調症患者等等⋯因為這些社會的確會持續發生,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後一次。而我們又是否會有偏見、自以為的正義,激情的情緒影響事務的判斷呢? 我們可能是善人,但也可能無形成了別人眼中惡人,善與惡往往來自一念之間以及解讀的立場
這些判決合理嗎?沒有判死刑真的又是恐龍法官嗎?兩公約施行法保護誰?
精神病的認知我們瞭解多少?是片面的媒體還是醫學上的臨床案例,犯罪了,社會如何看待? 這些的答案 是什麼呢?
熱門回應
人民很愛責怪法律不周全 卻不願行使創制權去改變
中國文化大學 大眾傳播學系
看完這部劇其實更多的是無力感 很多事情真的是沒有解答的 像應思聰問的:「為什麼是我?」 世界也許就是這樣運轉的 我們沒辦法改變或是做到更多 但 我覺得這部戲要我們去了解的是 同理心和關心 站在不同的角度想, 其實我們都是好人啊,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多一點愛,少一點責怪世界真的會更好。
共 8 則回應
人民很愛責怪法律不周全 卻不願行使創制權去改變
中國文化大學 大眾傳播學系
看完這部劇其實更多的是無力感 很多事情真的是沒有解答的 像應思聰問的:「為什麼是我?」 世界也許就是這樣運轉的 我們沒辦法改變或是做到更多 但 我覺得這部戲要我們去了解的是 同理心和關心 站在不同的角度想, 其實我們都是好人啊,不知道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多一點愛,少一點責怪世界真的會更好。
國立臺北大學
我們如果對這部片有共鳴了話,是不是該用行動證明些什麼?
我想從我看的新聞開始做起 看到農場無營養國瑜的標題不點 多看國際新聞以及深度專題報導之類的
大仁科技大學 藥學系
一堆人把早期稱為精神分裂症病患搞成跟分裂一樣== 衛教需要更好一點
這部片追根究底其實就兩個重點,諷刺媒體人忘了初衷,每天就是抄抄寫寫而已,而社會對於精神病患者的標籤,不只是教育上的不足,加上媒體為了收視加油添醋,帶來的輿論風向,這不就是國內最大的問題,我們今天檢討了殺人犯,但是有檢討過為什麼殺人犯的動機還是生長環境、誘發因子,以及家庭的支持度嗎? 劇中毫無保留寫實的演了出來。
香港浸會大學 工商管理
B2 有時候看到網路世界的各種酸言酸語,就會有很多無力感 你說的對,但是人往往很容易去釋放自己的惡意,尤其是在網路這個平台,覺得自己匿名就可以肆意的當鍵盤俠,卻忽略自己可能給別人的傷害 我想我們還需要努力,但是我相信這個世界會越來越好 另外推日劇3年A班,談論網路霸凌這個議題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25日 02:13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廣告、商業宣傳之內容 」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