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ard App

年輕人都在 Dcard 上討論

Dcard

[主觀心得][有雷]我們與惡的距離-完結。

"思悅姐,我們可以相信嗎?只要笑就可以帶來好運,又沒有證據證明"
"已經存在的東西不需要去相信,我們要相信的是那些不存在的東西"

(以下為不負責任式完結心得)
"我們與惡的距離"
富有立體感的以"橫向"的每一個事件相關人的角度,去詮釋真實在台灣發生過的重大社會案件。
而這很可能"正在"發生於我們身邊,這部分讓觀眾思考"認知"的過多、過少可能都是超乎我們想像,非常危險的事情。

然後是"縱向"的事件時間軸的推進:
"事件已經發生"中心的"李曉明"和被、加害者家屬。
"事件才剛發生"中心的"應思聰"以及了解和不了解的每個人。


兩件事情對其周遭的每一個人都是"無法接受和不知道原因的重大變故"

這兩人在"你和我"心目中,或者整個台灣社會都屬於"異類"。

置身事外的我們遇到這類事情時一開始往往都只會想到"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像是"他們現在這樣,如果之後做出危險的事怎麼辦?"
然而,很少會有人會想到"之前"他們或許都跟我們一樣。
這其實無關對錯,因為"預想可能的危險"一直都是人類的本能,可以說人類之所以會位於食物鏈的頂端除了"智慧","危機感"也是其中一項重要的能力,如果人類都悍不畏死,那人類可能很快就死光了(沒有根據只是隨便說說)

而就算事件已經發生完畢(李曉明被槍決),人類的"危機感"(我是指不在事件當中的我們)仍然沒能停止,仍然惶惶不可終日,繼續發洩情緒於那些以事件中心為圓心往外擴散的人事物,情緒包刮憤怒但更甚者是哀傷。

這是因為"貼標籤"是人主要的思考方式。
在"快思慢想"一書中,作者將人腦分為兩種功能,一種是"直覺思考"
一種是"理性思考"(較為大概的分類)。
前者可以粗淺的視為"貼標籤"或者說"分類"。

大多數時候人只會使用"直覺思考",那是因為人類要預防現實世界中的各種狀況,不可能每遇到一種狀況都慢慢的理性思考,尤其是標籤有"危險"相關的人事物,就算只是一點點相關,人類這時候更多是"直覺思考"的"排他",因為這關乎"生命受到危險"。
當第一次貼完標籤後,以後只要遇到類似的人事物只要沿用過往的標籤,這樣人類就可以有其他的精力去應付其他需要"理性思考"的人事物。

所以我們不能奢望我們看完這部劇後不去貼別人的標籤,因為我們腦部的思考方式"可能"就是這樣,我們只能希望貼上去的標籤能因為看了這部劇之後,貼上的能是"至少不那麼極端"或者有一天他要撕下來時可以比較容易的便利貼。

在故事的最後,結局可能是大部分人所希望的對於劇中每一個人"相對美好"的結束,編劇當然可以用更有爆發力的劇情收尾(像是因為李曉明而癱瘓的那個家庭)再一次碰撞,但編劇沒有,可以說是"預料之中"的happyending,我想那可能是編劇比起在最後留下"結論",可能更想留下的是彼此的"空間",就像是正在吵架的兩個人,有了"空間"後才有機會"理性"下來,而不是再對彼此繼續貼上,難以收回的"標籤"。

如果說橫向的每種角度是x軸,縱向的事件發生的前後是y軸,我想這部劇與觀眾之間大概就是z軸。
這或許也就是這部劇的名字所呈現的軸向。
而xyz三軸所相交的那個(0,0,0),或許就是也包刮z軸的我們在內,要去找的那個"暫時不存在的解答"

"我們與惡的距離"
後面沒有再接任何劇組方主觀的"結論"。
當然,你可以有自己的結論,但是我相信更重要的是要讓這自己的"結論"保有"空間",因為你不能保證現在下的結論,何嘗不只是另一種"惡"。
你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最新回應
高苑科技大學 行銷與流通管理系
與惡真的太好看了!如同的慢跑的精神,只要堅持下去就會看見曙光!
國立中興大學
只能多點包容
在身為犯罪者之前他們也是普通人
也許多點關心多點陪伴就能避免這類事情發生
但更多的是各式各樣的理由讓我們忽視
最後再來怪罪他們的家屬沒顧好
卻沒人肯承認自己的辱罵嘲笑無視也推了一把
逢甲大學
其實當很多人把齣劇貼上「廢死劇」的標籤時
何嘗不就是種惡呢?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