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大學

寫在與惡之後的我們

2019年4月23日 20:03
[寫在與惡之後的我們] 不得不說這次公視採取的題材與選角都可圈可點, 非常的貼近生活的真實面! 看到劇裡思聰、思悅、大芝、喬安的心理變化與衝突矛盾,就好像看到了現實中自己一部份的故事毫無保留地,呈現在大家的眼前! 我是一個家庭暴力事件的被害人,同時也是一位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家屬! 家暴加害人,也就是我母親,也是名精障患者! 而我自己,則是帶有一點焦慮及適應障礙! 可以說在劇裡,任何與精障內容有關的場景與事件,我都曾實際走過! #強制送醫 #精神科加護病房 #急診 #病房 在被強制送醫時,家人那種無力與痛苦,我嚐過! 看到自己最親的人被綁在束縛帶上施打鎮定劑的那種不捨,我體會過! 第一次在急性病房看到姐姐,她眼神空洞,對著我求說:我能不能出去?我不想待在這裡一輩子!求別你丟下我……那種不由己的心酸,我有過! 當一次的會客或外出結束,走出療養院後,我就開始哭,慢慢地,哭!那段時間在社工師、諮商師面前也哭! 說實在的,要接受自己的家人患有思覺失調症,很難!我到現在都還不是很清楚為什麼姐姐會發病的確切原因! 我們的原生家庭,充斥著外遇、家暴、流浪, 幾乎每天,母親都在打父親,是這個因素嗎? 還是四年的流浪生活? 還是遺傳? 亦或是這些全都有? 我不知道! 姐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吃藥 穩定吃藥, 通常是思覺失調症患者都必須要學會做的事! 姐姐目前在病房是有規律服藥,但, 她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吃藥!只知道吃藥狀況會改善!也就是說,她的病識感還是比較低, 每次,都要花比較多的時間跟她解釋 “為什麼”! #家屬座談會 醫院大約每半年會有一次家屬座談會,然後就可以聽到其他家屬在反應:外宿回家後不吃藥、是否可以(不)出院…等等問題,有時侯聽到我好想跟著一起哭,雖然我也是家屬! (不!我是弟弟身兼照顧者w) #病房 第ㄧ次進到精神科病房的時侯,我真的蠻⋯不捨的!就跟劇裡的場景一樣,大又厚重的門及透明的隔板隔出了病房與外界的世界! 雖然病房裝置的很溫馨,設備也很好,但每次來病房,我都覺得病人人權(自由)與防止危險發生這兩者之間在拔河! 護理師與病服員,辛苦了! #病友 說到這個,我覺得我們還蠻幸運的,碰到的病友都很好!每次去病房接姐姐外出我都會主動跟病友們聊天,病友們也超熱情!對我來說,他們就是一般人,再說,誰不會生病啊! 疾病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沒有妥善治療及人們畏懼的心態! #司法 病人(加害人)人權與被害者人權一直在拔河,到底怎麼做才能真正的解決,是個非常大的難題! 就像劇裡王律師想表達的,司法處刑是必須的!但難道處刑真的就能解決問題?我們是否應該去探究犯案背後的真正想法?我們該如何? 我是被害人,但加害人是我母親, 我感到我的情緒有時侯好矛盾! 人們的既定成見、事情的真實、 現實的實行法條與實務執行 怎麼做才對母親最好?怎麼做才對我最好? 當雙方各在繩子的端點拉扯時, 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真的很難去判斷、決擇! #心裡的那道檻 母親與姐姐被強制送醫後,我常常一邊看著當初母親在急診對警消大呼小叫、姐姐完全失神的影像,一邊想著,她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在醫師確診姐姐為思覺失調的前面幾週,我的心情一直不是很好!很容易生氣,很壓抑自己! 對那時侯的我來說,感覺罹患思覺失調的人都會很不正常。男友看我狀況越來越不好,讓我提早回診。我還記得,我當晚就抱著男友狂哭。 哭完了,就可以面對了! 我想對大家說的是,思覺失調症真的並不可怕,它只是眾多疾病的一種!最重要的,是讓病人本身自己建立起病識感,學著與病症共存,就像氣喘、高血壓那樣,定時服藥跟回診追蹤,也可以適時找諮商師、心理師聊聊。 與其一直擔心病人發病造成社會困擾,還不如有空的時侯好好的陪伴他,與他說說話,鼓勵他,讓他面對希望! 同時,我們自己也會成長! 我還記得我的主治醫師跟我說過: 不用特別要自己變成「家屬」, 你是她的「弟弟」,你就用平常的身份去面對他! 然後,兩個人一起成長! 當然,我們姐弟都還在摸索! 但 我想,以後一定會更好的! #什麼是好人 #什麼是壞人 #你有標準答案嗎? #我們與惡的距離
共 8 則回應
只有灰色地帶
國立嘉義大學
加油!!
國立臺中科技大學
加油!希望你們家能越來越好。
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系
我對精神科護理蠻有興趣的,很喜歡這部的題材,對於精神科病人我覺得需要有人替他們發聲,沒有家人願意看到自己好好的小孩攻擊自己或是別人⋯⋯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25日 00:47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惡意洗板、重複張貼 」的內容。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25日 01:04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交換個人資料 」的內容。
這則回應已被刪除
2019年4月25日 02:08
這則回應已被 Dcard 用戶檢舉含「交換個人資料 」的內容。
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
親人也是精神科患者 因此畢業後我選擇在精神科急性病房工作 在看這部戲劇時特別有感觸 也非常能體會原po的心情 想跟原po說聲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