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政治大學
其實那個警察說的也不能算錯,如果同一件事的說法有不同的四種,那表示最起碼有三種是假的。 而法律應該要力求嚴謹公正,如果一個原告每次的供述都不同,又沒有可靠的物證,只憑數種反覆不一的證詞,的確無法取信於執法者。 或許會有人說要多體諒被害者的處境,然而一個完善的法治體系,首先當然最重要的是不預設立場。也就是說原告是不是被害者要由證據來證明,而不是因為她看起來好像比較可憐就相信她的供述。 法律之前會有原告跟被告,可是在公正嚴謹的審判之前是沒有加害者或被害者的,因為原告被告都可能會為了勝訴而說謊,法律絕不能偏信任何一方的說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