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琴聲悠揚 卻見眼前茫茫

2020年11月5日 16:54
「問靈十三載,等一不歸人」寫出了你內心的執著,在其他人眼裡,你是高高在上的含光君,於我而言,你是一個最好的知己.......
十六年前,你因為魏無羨修習詭道術法而常常與他不歡而散,你希望可以幫他重拾劍道,也因為看到他修習詭道術法而痛苦迷茫。當時,你必須與他為敵,但在他奔向不夜天懸崖時,你用鮮血汩汩流出的手拉住已然心死的他,讓他看見最後的一絲陽光,然而,那一劍,卻生生將他推到谷底,再也沒有活下去的希望,他甩開了你的手,臉上帶著解脫的笑容墜入深淵。你喊出的那一聲「魏嬰!」也喚不回他那顆已死的心,從此,你的心也殘缺了,愧疚與悔恨成了你心中那道再也無法填補的裂痕。
亂葬崗上,你獨排眾議,或許是為護他最後一絲的尊嚴,抑或許是想留下最後一個彷彿有他氣息的地方。「孰正孰邪?孰黑孰白?」是你對於這人世的質疑,三百戒鞭,打不破你心中的疑問,孰是孰非,孰強孰弱,誰能說得清?又有誰能說了算?當年,你去亂葬崗找魏嬰,回雲深不知處後,捧著戒鞭,在雪地跪了一天一夜,當時你的心中是迷茫;這一次,你的眼神堅定不移,這份堅定,來自於不夜天一戰,你看著他如何被所謂的自詡正義之士一步步的逼到絕境,看著他離你越來越遠卻無能為力,看著他對這個世間徹底失望而選擇墮入萬丈深淵。這一刻,你的那一絲迷茫在轉瞬間煙消雲散,你是相信他的,否則你不會在他要被圍攻時要他吹笛,不會為了他一劍刺向那些「正義之士」,你只是在最後一步退縮了,你覺得只有他能控制那些失控的傀儡。豈料,這一退縮,讓他走入萬劫不復,也讓你的心封閉了,一個人度過了無哀無怒,無喜無悲的十六年,幽禁寒潭洞的那三年,你知道,當初終究是錯了,你後悔了,悔當時沒有和他站在一起,悔當時沒能告訴他「我引你為知己,所以我信你」
都說夷陵老祖死有餘辜,大快人心,除了你,再無人記得雲夢那個神采飛揚的翩翩少年魏嬰。十六年來形單影隻的遊歷四方,只為尋那個可能早已魂飛魄散的他;世人皆云含光君逢亂必出,只有你自己知道,你是在履行當初你們一起在雲深不知處許下的諾言,「鋤奸扶弱,無愧於心」他已經不在了,你就代他繼續走下去;靜室裡,一曲問靈奏過無數遍,卻沒有等到他的一句回應,如同幼時一般,怎麼等也等不到母親為你開門。
十六年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此生無法再見的絕望在你心中一點一滴的蔓延。十六年這麼長,長到你心如死水,平靜無波,再無一絲起伏。直到那天,大梵山山腳下,你聽到那聲熟悉的笛音,已然淡默的心起了驚濤駭浪,上山後,你看見了那道熟悉的背影,難掩激動的握住那個吹笛人的手,你知道,你再也不會放手了。
他回來了,過去的一切都成了過眼雲煙,你也不願再提起那難熬的十六年。「不過那個時候,你真的信我嗎?」你沒有回答,但你心中,早已有了決定⋯⋯
「非也,我早知道他是魏嬰」你朝他走近,這句話,道出了你的決定,不畏閒言碎語也要與他比肩而立的決定,「藍湛,你可要想好了,真和我出了這個門,你的名聲就都毀了,還打不打?」這個答案,你早在十六年前就想好了,今天終於說了出口。當年,你與他走向殊途,今日,你在所有人面前表明了對他的信任,哪怕捨棄含光君的一世清名,哪怕劍一出鞘便是與百家為敵,哪怕迎接你的是黯淡失色的未來,只要你們倆比肩而立,有什麼是扛不過去的? 昔日的你避居塵世,無法擺脫三千條家規的束縛;如今的你卻打破戒律清規,忠於自我,選擇了與他走遍紅塵。
他曾說:「管它熙熙攘攘陽關道,我偏要一條獨木橋走到黑。」 如今你說:「你記不記得,在雲深不知處,你問我什麼?」「一條獨木橋走到黑的感覺確實不差」絕對的信任,不再退縮的決心,是你給他的答案。獨自問靈十三載,卻等不到一句回應的你,何嘗不是一條獨木橋走到黑?站在所有人的對立面,便是一條前方黯淡無光的獨木橋,你卻說這種感覺不差,我想,大概是因為這次有人與你一路相伴吧!
陰謀下的陰謀,隱藏在一層層謊言與虛偽之下的真相慢慢浮出水面,你讓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堅持是對的,世人眼中的黑何嘗就是真正的黑,正如澤蕪君所言:「是非曲直原也不是黑白分明的,人,非是非黑白四字能斷,在於心之所向。」你的心中,自有判斷是非的一把量尺,若是看一個人,只能用黑白判定,非黑即白,那麼人心又算什麼?這一切,也許你在寒潭洞的那三年就已然看透,這才有了孤獨尋人的漫漫歲月。
大梵山一聲笛音,在你平淡已久的心起了波瀾,以為此生再也見不到的知己,涅槃重生,吹著當年你為他作的一曲《忘羨》,眾人不知所以,你卻再明白不過,這首曲子,你只為他一個人唱過,眼前戴著面具的黑衣人,卻吹出了熟悉的旋律,不是他,還有誰?
好在,他回來了 從今以後,你們再也不會走散了 藍湛,謝謝你,你讓我明白追求心之所向方能不留遺憾,也讓我了解無愧於心便是堅持自我,不隨波逐流,是非在己,毀譽由人,得失不論。魏嬰此生得知己如你,便是最大的幸運。
王一博,謝謝你詮釋了情感如此飽滿的藍湛,賦予了端方雅正的含光君真實可愛的另一面,看似不可一世卻上善若水、休休有容。更謝謝你讓我明瞭何謂信任,何謂知己,何謂丹心碧血、無愧於心。
還能忘記嗎?看客散去唯你我不忘 與君在身旁,別來無恙《不忘》
——————————後記——————————— 終於寫完了 藍湛的真的好難寫 因為他的情緒一直都是隱忍的 因為一個眼神所表達的情感太深 結果莫名其妙寫了一堆😅😅比魏嬰的還多兩三倍😂😂😂 下一篇大概會從舅舅 師姐 還有義城組選一個 有看到這篇的道友如果有想看誰的可以給點意見🙏🙏
226
回應 13
文章資訊
6 篇文章41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30 則貼文
共 13 則留言
景文科技大學
想看舅舅跟懷桑,這兩個從一開始的少年心性到最後背負著仇恨扛起家主之位,一個是脾氣暴躁的江宗主,一個是被世人嘲笑跟看不起的一問三不知,雖然兩個最後都活下來了,但蓮花塢不會再有師姐跟羨羨,不淨世也不會再有聶大的身影,伴隨的只有孤獨跟責任,是我不管看阿令還是原著小說都很心疼跟喜歡的角色。
台南應用科技大學
道友覺得妳寫的很好👍🏻 妳是不是國文課代表?
國立中興大學
意難平 笑問蒼天 回首卻不覺已過經年 無別無離 無憂無慮無怨 可還聞得一聲阿羨 🥺🥺
國立中興大學
年少等一扇不會開的門 長大等一個不會歸的人
寫得很棒耶!又讓我重溫了一次劇情 ❤ 我覺得高冷男很難演,很容易變成面癱 但王的藍湛卻能用微妙的表情讓人分辨出心境的不同 👏
世新大學
真的愛爆了😭
嶺東科技大學
我還沒出坑也不想出坑了ಥ_ಥ 到現在還是無法看其他劇的我😭😭😭
東海大學
看完又想重看一遍了🥰
東海大學
真的在坑底起不來了😌
銘傳大學
「眾人皆知鬼將軍,誰識白衣溫瓊林。」 敲碗溫寧小天使🥺🥺
滑一滑看到陳情令😭超激動⋯差點就哭了😭😭偶爾還是會一直聽歌❤️聽完又想哭⋯⋯
B1 對欸 之前沒想過這兩個可以放在一起寫 他們都是被迫一夜之間成長擔起責任的 他們未來的路上也只剩自己了 金凌再怎麼親終歸是會回到蘭陵的 B2 我甚至是外文系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B3 師姐的羨羨再也不會回來了😭😭 B4 所以藍湛是很令人心疼的角色 問靈十三載 等一不歸人 思君不可追 念君何時歸 B5 對 他的表情真的恰到好處 剛開始他的眼神會閃躲 後面只是垂下眼簾 但是很堅定 特別是從亂葬崗回來的那邊 B6 B7 B8 B9 阿令真的一生推 可能之後也很難有劇可以超越陳情令了 我也還躺在坑底不想出來 B10 溫寧真的是小天使 明明他是最善良的 卻比別人承受更多😢😢 B11 每一首都超棒 我個人最喜歡無羈 曲盡陳情 不忘 意難平 還有荒城渡
國立臺灣大學
許願舅舅!!真的很心疼他一夕被逼著長大,而且面對間接造成家破人亡的羨羨他其實也是想恨但恨不起來,知道羨羨給了他金丹那邊真的看到爆哭😭 然後大成唱的恨別真的是僅次無羈私心最好聽的一首...可能有音樂劇背景支撐(? 然後妳寫的兩篇都好好!!拜託多寫一點😍 還有B10 提到的溫寧小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