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市立大學
其實我覺得問題不在那些真的有需求要打工的同學,確實有人是需要打工才能存活這無可厚非,但是那些不是真的需要打工的人幫他們提出訴求時是不是趁機炒作藉題發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