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北大學
九妹跟設計師其實應該要做好今天貴方可能會輸的準備 我也覺得就算會哭也是節目的效果之一 可能可以剪完帶出去私下講看法比較不尷尬 而且哭到不能繼續錄的確會妨礙拍攝 最後 先不論妹妹的態度跟表現 說實在的 我是妹妹我真的也會哭唉 不知道整個過程他們到底怎麼溝通剪髮的 影片裡設計師本來說:長度到這裡可以嗎 結果剪完 一大撮頭髮只剩上面一點點 新人上節目又不敢直接在剪的時候制止 身為貴的設計師難道就不用好好聽顧客需求嗎?